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河池市司法行政机关律师类行政约谈办法(试行)》政策解读

《河池市司法行政机关律师类行政约谈办法(试行)》政策解读

【编辑日期:2017-12-21】 【来源:河池市司法行政网】 【作者:河池市司法局 】 【点击次数:228】

自治区司法厅下达关于加强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和日常管理监督的工作指标,要求各市在2017年12月30日前要出台《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约谈制度》。为此,我局起草了《河池市司法行政机关律师类行政约谈办法(试行)》。现就起草情况说明如下:

一、起草背景
  
多年来,我国对律师队伍实行行业自律和司法行政管理相结合的管理模式。随着我国社会阶层快速变革,律师队伍作为新的社会阶层近年来得以快速壮大,社会律师人数占了律师队伍的95%以上,这部分人群属于体制外人群,职业自由性大,行业自律及司法行政监督管理均不够到位,导致了管理混乱、松懈,致使一些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出现违法乱纪行为难以发现和不能及时得以制止。如 2007年以来,黑龙江森耀律师事务所在执业活动中,违反规定接受委托、收取费用;以通过诱导和欺骗及虚假承诺等不正当手段承揽业务骗取当事人高额案件代理费,对委托当事人进行威胁恐吓甚至殴打,纠集人员干扰正常行政执法活动等涉嫌涉诈骗罪、寻衅滋事犯罪于2016年7月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抓获犯罪嫌疑人111人并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2017年被检查机关审查起诉。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陈家鸿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代理某合同纠纷案过程中,私自收取费用,并在代理过程中,无正当理由怠于履行代理职责,不按时交纳诉讼费用,导致案件撤诉,其行为间接造成投诉人经济损失,情节严重,被处以停止执业6个月的行政处罚;百举鸣律师所日常管理松懈、混乱、不认真执行《律师法》和《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规定的统一收案收费制度、向本所律师开具空白法律文书、怠于履行对本所律师的监督管理职责,放任、纵容陈家鸿律师在外地私自设立办公场所,并在陈家鸿受到投诉调查处理期间,继续放任其不规范执业,导致该律师受到多位委托人投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被给予停业整顿1个月的行政处罚。

还有一些律师为谋取高额经济利益或提高自己所谓的知名度,以维护当事人权益为借口,扇动重大的群体性案件、敏感案件的当事人以及不明真相群众冲击政府机关、政法部门、上街游行闹事、阻拦公共交通;极少数律师接受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利用群体性案件和敏感性案件,攻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等等,这些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破坏了律师管理法律法规的严肃性,侵害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秩序,也严重损害了律师队伍的形象和声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司法部、司法厅要求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必须加强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监督管理,建立健全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的约谈制度。

 

二、起草的依据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条规定:司法行政部门依照本法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协会进行监督、指导。

(二)《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第六十五条 设区的市级司法行政机关履行下列监督管理职责:

1.掌握本行政区域律师事务所的执业活动和组织建设、队伍建设、制度建设的情况,制定加强律师工作的措施和办法。

2指导、监督下一级司法行政机关的日常监督管理工作,组织开展对律师事务所的专项监督检查工作,指导对律师事务所重大投诉案件的查处工作。

4.组织开展对律师事务所的年度检查考核工作。

(三)《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四条:司法行政机关依照《律师法》和本办法的规定对律师执业进行监督、指导。

第五十一条 设区的市级司法行政机关履行下列监督管理职责:

    1.掌握本行政区域律师队伍建设和发展情况,制定加强律师队伍建设的措施和办法。 
    2.
指导、监督下一级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执业的日常监督管理工作,组织开展对律师执业的专项检查或者专项考核工作,指导对律师重大投诉案件的查处工作。 

(四)司法部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律师执业年度考核规则》;自治区司法厅2017年工作指标。

三、起草的过程

在上述背景下,我们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司法部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律师执业年度考核规则》,结合我市近几年来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在日常监督管理和年度考核中发现的问题,起草了该《约谈办法》,召开科室工作人员会议对《约谈办法》草案的内容、文字等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整、完善和规范,期间,于2017年12月4日将该《约谈办法》发至市律师协会和各县(区)司法局,征求其意见和建议。截止目前,没有收到反馈意见或建议。

四、起草目的

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对全市律师、律师事务所监督、指导和服务工作,规范本市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行政约谈工作,提高监管效率。

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的行政约谈(以下简称行政约谈),是指司法行政机关以约见、谈话等方式,督促、帮助律师、律师事务所建立、执行、完善各项内部管理制度,指导其规范执业行为,要求其履行法定义务、调解其内部矛盾、纠纷,听取其对司法行政机关的意见和建议。

通过行政约谈,监督和指导律师事务所按照行政管理、行业管理的各项要求,建立健全律师事务所内部各项管理制度,堵塞管理漏洞,依法规范律师事务所的业务承揽、财务管理等行为,坚决贯彻执行律师事务所的统一收案、统一收费制度。加强对本所律师、律师辅助人员的教育、管理和监督,特别是要纠正律师事务所收取聘用律师管理费后就放任自流、对其执业行为不闻不问不管的错误做法。严格落实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合伙人责任,完善律师事务所及其负责人责任追究制度,对违反规定,疏于管理,造成严重后果的,必须严肃问责。

加强律师队伍建设、规范律师执业行为和管理是一项重大政治责任。要把律师教育管理工作任务和责任落到实处,就要主动作为、勇于担当、严肃履职,切实解决不敢管、不愿管、不会管的问题,避免少数律师、少数律所的不端行为损害整个律师行业的形象,妨害律师事业的发展。严格按照司法部、全国律协的统一部署,认真做好日常监督检查,进一步增强规范执业意识,坚守律师执业底线,切实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引导广大律师坚定法治信仰,牢固树立法治意识,增强纪律观念,模范遵纪守法,严格依法开展执业活动。引导律师树立正确的职业观、价值观、利益观,加强职业道德修养,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准则,切实增强诚信意识。

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职责主要是要体现在服务上,而不是惩罚。因此在日常监督管理中一旦发现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存在《约谈办法》中的行为倾向,及时开展有针对性的行政约谈,提醒其珍惜和维护律师行业的形象和声誉,把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有可能发生的违法违规行为消灭在萌芽状态,促进律师行业健康发展。